【图刊】巧手赋予植物“第二次生命”

发布日期:2022-07-17 20:30    点击次数:131

植物科学画画师观察着植物标本的同时在白纸上精确地勾勒出植物的样貌。“我们画的主体虽然是植物标本,但我们要通过画笔将植物最自然生命状态呈现出来,等于我们给了这个植物第二次生命。”

茂密的参天大树、静谧的小桥流水、奇异的热带雨林……位于广州的华南国家植物园,一直是“羊城名片”之一,受到众多游客喜欢。除了文旅功能,该植物园还有科研与植物保育等功能,是一座集多功能于一身的“植物乐园”。(无人机照片)

该植物园依托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设立,由国家林草局、住房城乡建设部、中科院、广东省和广州市人民政府合作共建,核心功能区规划总面积319公顷,是华南地区首个国家植物园,也是中国国家植物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中国历史悠久的植物学研究和植物保护机构之一,华南国家植物园长期立足华南,致力于全球热带亚热带地区的植物科学研究、物种保育、科学传播和资源利用。

生物的研究离不开标本。华南国家植物园标本馆作为该植物园最有历史的内设机构,由中国著名植物学家、近代植物分类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的陈焕镛教授创建于1928年,前身是中山大学农林植物标本室。目前藏量已超过115万份,涵盖物种49000多个,对华南国家植物园的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标本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内,植物科学画画师刘运笑描画植物科学画底稿。她是标本馆第四代植物科学画画师,已从事植物科学画制作22年。

植物科学画画师刘运笑展示制作完成的植物科学画。“在数码相机普及的年代,植物科学画相比于植物照片,与科研人员的文字描述搭配后更能突出科研人员的研究重点,让人们可以一目了然的认识到植物的特征。”刘运笑将植物科学画亲切地比喻为“植物肖像图”,其认为作为植物科学画画师不仅要掌握画图技巧,还要熟知植物的生长规律,才能准确地通过图画表达科研人员对植物的研究成果。

工作人员谢群营为植物标本涂上胶水。在植物科学画画师刘运笑描画植物科学画的同时,装订室内的植物标本也正通过谢群营的双手有序装订中。

工作人员汤银珠对植物标本进行分类整理。植物标本装订完成后,经过消毒,就会被送到标本库内进行整理分类,最终入库储存。标本馆在建馆时就建立了“卡片系统”、“采集记录系统”和“流水号系统”三套管理与检索系统,可以根据植物的拉丁学名、采集人和库存标本的流水号进行快速查询,作为历史文物,这三套检索系统被完好地保存在馆内。

在标本馆内拍摄的用于植物标本来源分类的印章。

工作人员李健容为植物标本录入电子影像。随着科技的发展,标本馆于1999年率先在国内实施标本数字化,建立一套馆藏标本数据库。

工作人员汤银珠在植物标本库内整理待入库的植物标本。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时代,标本馆正建设一个集野外科考、标本采集、植物引种及数据分析与交流的综合信息平台,未来将实现标本库、种质资源库、人才库存与资料库联动融合的综合平台,为国家植物园建设提供数据与信息支撑。

标本馆馆长罗世孝展示该馆保存年代最久远的植物标本。该标本是标本馆与大英博物馆交换所得,标本采集于1822年至1824年间,采集地在尼日利亚。在植物标本库内,标本馆馆长罗世孝翻开一份份植物标本,如数家珍,“标本馆内的植物标本,除了我们自己的科学家去进行标本采集,储存在我们标本馆外,我们还跟国际上80个国家有植物标本的交换与合作。”

工作人员黄向旭在华南国家植物园内采集植物。由中山大学农林植物标本室成长为华南国家植物园标本馆,尽管时间在推移,名字在变更,但那一份份植物标本始终向人们展示着植物最佳的生长状态。这离不开标本馆的工作人员们对植物科研事业的热爱。他们分工明确,有的负责植物采集,有的负责标本装订,有的负责标本入库......虽然工作内容不同,但他们的目标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将每个植物物种在特定时空的状态保存下来,他们认为植物标本是“死”的,但保存和展示的是“活”的地球生物历史,丰富的植物标本对人们理解地球上的植物区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工作人员曾飞燕在植物标本库内整理待入库的植物标本。随着华南国家植物园的建设,未来,标本馆将继续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全球变化、生物入侵、粮食安全、战略资源和外贸进出口等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标本馆将立足华南,致力于全球热带亚热带地区的植物标本采集、保存和科研服务,在植物学、生态学、植物多样性保护等方面建成国际一流的战略生物资源库和科技与社会服务平台,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科技支撑。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