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邪,就等死,今年华语第一鬼片有多邪门?

发布日期:2022-09-13 20:21    点击次数:57

要说这两年最火的亚洲恐怖片,莫过于《灵媒》、《南巫》、《哭悲》和《咒》。

在前三者口碑翻车后,从预告片就吊足观众胃口的《咒》,让网友相当期待。

三月在台湾上映,《咒》连续四周蝉联台湾地区票房冠军,总票房达到1.7亿新台币,位列台湾恐怖片票房第一。

高能预告片放出来后,豆瓣电影上有4万人标记想看,

没办法,这些年大家苦不吓人的华语恐怖片已久。

然而,影片自从网飞上线后,

评分却从8.0一路降至6.8,

有意思的是,评论区最大的槽点不是影片不恐怖,而是觉得“晦气”。

甚至,#咒 晦气#的词条还一度冲上热搜,

让这部恐怖片小小出了圈。

到底这部影片有多邪门,

官姐今天就来跟大家聊聊(放心,本文基本上没有高能剧照)——

《咒》

看到海报下方“不信邪,就等死”的小字了吗?

其实从海报开始,导演就已经给大家展现了他的恶趣味。

毕竟,看了这部片,你才知道:信了邪,才是真得死。

一,邪门的灵感来源

影片的灵感来源于一则真实事件,当然,片中呈现的故事跟现实案件已经关联度不大。

2005年,台湾高雄一家六口集体中邪,家中六口人纷纷扬言自己是各种神灵,连续20天没日没夜起乩(被灵体附身)。

除了彼此拿神主牌互殴,甚至互相喂食粪便等方式驱魔外,被家人诓骗回家的大女儿最后被殴打成重伤,最后活活饿死。

随后邻居报案,整个事件才为外界知晓,而这六人被精神科医师鉴定为集体性妄想症。

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在网上查询这一事件的更多细节。

真实故事邪门不说,改编的电影也在网上营销了一把邪门,

有观众在影院观影后,甚至在外面拍到不明东西;

还有观众看了午夜场受到惊吓,组团去庙里请师父收惊。

导演在采访时说过,影片收集了自己最怕的因素,因此,除了神魔鬼怪,

影片中的一些日常元素,就足够叫人后怕。

比如直播视频中,主播镜头怼脸开始神叨叨,莫名其妙流鼻血

在家录着视频,灯光突然没有缘由关掉

夜里开车在郊外遇到鬼打墙,电台里还传来熟人诡异亡故的新闻

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民俗,那些看起来后背一凉的符咒

昏暗的巷道,诡异的红布,透着不寻常的神像

包括影片中导演捏造出的大黑佛母,其塑像的脸一度吓到不少观众,对于密恐患者来说相当不友好(官姐就不放图了,有点像紫水晶)。

不过导演说了,希望观众看到佛母的脸反射性地感到不舒服,

所以被佛母的脸刺激到的观众,说明导演(吓人)的目的达到了。

二,作死主角团,伪善的母爱

影片故事可能大家都比较了解了,简而言之,就是恐怖片的套路,主角作死害死一群人,最后搞死自己。

六年前,自媒体博主女主若男跟男友还有朋友组成“破鬼特工队”,驱车去男方家的神秘村子探险,拍摄不为人知的风土人情。

进入村子后处处透露出这里的不寻常,看手相,奇怪的虫子,还有村民的祈福咒语,被供奉在地下的大黑佛母……

这里每一处都在告诉主角三人团:快跑。

可惜,恐怖片中不作死就不能叫主角。

别人叫你绝对不能去的禁地隧道,三个人非要去,女主都要流产了,俩男生还打着手电筒带着DV进隧道拍摄——为了流量真是过于拼命。

最后触发禁忌,三人疯的疯,死的死(真是叫人同情不起来)。

至于他们在隧道里拍摄到的这段视频,看过的人,也纷纷死于非命。

六年后,看似正常的女主若男,前往福利院接回自己的女儿朵朵。

若男陪伴着女儿,给她买玩具,同她一起玩耍,

看似想弥补缺失的几年母女时光。

然而,从她教会女儿自己的真名开始,各种不合常理的事情开始出现。

朵朵的眼中有异物,家中出现一些蠕动的虫子,灯光也忽明忽暗。

带朵朵去医院,居然拍到口腔里有四排牙齿(这要是拔牙,多费钱啊);

睡前朵朵还会在床上惊恐大叫,说有“坏坏”(不是冰箱上的海尔兄弟)出现,而这些若男却看不见;

更可怕的是,朵朵突然陷入下半身瘫痪,胳膊上还有虫洞一样的溃烂伤口。

若男想起来,在那个神秘村子里,她就被人看手相确认已经怀孕,

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和名字,将被献给大黑佛母。

因此,为了救女儿,若男带着朵朵四处求神问仙,诸神斗法。

这一过程,自然也害死了不少人。

当然,在大家以为这是个受诅咒的母亲,为了救女儿,相处各种破解方法时,

故事似乎有了另一种解读方式,

看似柔弱的若男,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比如若男明知道六年前的隧道视频有问题,但为什么要让更多人看到,

包括自己的父母,侦察案件的警察,以及朵朵的义工养父,

还有屏幕前的普通观众?

六年前若男肚子里的孩子和名字被献给了佛母,为什么六年后若男又坚持把孩子接回自己身边,还教给她名字,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朵朵是不是可以过上平凡的生活?

若男进入隧道,究竟是为了顺应佛母,还是为了解脱自己?

三,真的是晦气吗?

影片能看到不少经典影片的痕迹,比如献祭佛母时身上撰写的经文,

很容易让人想到《怪谈》中的《无耳芳一》,日本影片香港影片《邪》,乃至情色片《枕边书》。

当然,根据小泉八云小说改编的《无耳芳一》里割掉耳朵这一桥段,也被运用到了《咒》中。

影片中很多元素,与其说恐怖,毋宁说是让人不适。

像出现的虫子,被诅咒者身上的伤痕,佛母的脸等,对于密集恐惧者来说,相当不友好(考虑大家的感受,就不放图了)。

当然,最成功,也是最被诟病的,就是影片的互动形式。

以往的恐怖片,观众隔着屏幕,形成银幕内的世界和银幕外的世界,给人一层安全感。

然而本片导演柯孟融,片中多次利用女主的自媒体身份,打破第四面墙,将观众带入片中,给人浸入式的观感。

故事一开始,导演便通过两个心理学上的视觉案例,给观众营造出物随心转的主题。

在影片中,片中邪教符号,以及洗脑咒语反复出现,

后半段更是通过视觉残留的手法,让观众彻底记住谐音咒语跟宗教符号,

以至于女主的真实目的出现后,不少观众并没有觉得:

哈,被导演骗到了。

而是感到被骗的愤怒:

第一次看到给观众下咒的恐怖片。

因此,影片结束后,与靠jump scare吓观众的恐怖片不同,

本片的后劲延续到现实生活中,让整个片子成了大型互动恐怖游戏——小学时收到诅咒信,不转五个好友不得好死。

甚至还有谣言传出,说这句咒语其实是导演让神婆下咒给看盗版的,为此不少人怒而给影片打低分。

为此,导演不得不回应,片中的宗教以及手势,都是自己创作出来的,都是假的,大黑佛母和神像都是虚构的。

其实,片中这种传递厄运的方式,在以往的恐怖片并不鲜见。

早前的《午夜凶铃》中的厄运录像带,泰国恐怖片《厉鬼将映》里看过影片都要死的设定,也吓到过不少观众。

但《咒》比较特别,也最招不少人骂的一点在于,影片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大家咒语的真实目的,甚至还去洗脑观众相信女主的说辞。

但要官姐说,要是担心被诅咒,就多转发几个转运贴,或者片中教你念咒语的时候念几句“肯德基疯狂星期四”,用魔法打败魔法。

说回影片本身,最大的硬伤应该是多机位的采用。伪纪录片的拍摄模式,在恐怖片中并不鲜见,比如《女巫布莱尔》《鬼影实录》《昆池岩》等,《咒》为了增加视觉效果,采用了DV拍摄,行车记录仪,室内摄像头等多种录制方式,

但很多时候,明明是第一视角的纪录片拍摄方式,却突然切换到第三视角的拍摄方式,难免叫人觉得出戏。

有时候有为了追求所谓的伪纪录片形式,主角给观众一种死了都要拍的观感,超出正常感知。

据悉,导演已经在筹拍《咒》续集,影片中的朵朵将担任续集主角,留给观众的更多悬念,估计会逐一揭晓。

不知道到时候,还会有多少观众,能接受导演的这种冒犯呢?